重逢

zine Aug 03, 2020

有条小路从村里延伸出来,走在上面舅舅离开了家,漫不经心的表情戳在他脸上。从今天开始,他下定决心要和家人好好相处。

舅舅坐上船去了江对面,高楼层层叠叠的映在他脸上,城里有好几个他习惯去的地方,那里人流量也大,一些朋友被他相识过,舅舅相信他们会在自己生命中出现一会儿,像那些在社交软件上认识的女人,习惯让他不自觉地给人分类,一些人被抛在后面,另一些放进了马上待办的区域,在舅舅出发去任何地方之前,他脑海中的预演总能为他准备好心理上的预设,他偶尔为此困扰。

上岸后舅舅发现城里在过节,有很多人走出家门上了街,拥挤的人群反而让他看清楚了一些网上的熟脸,有个面相凶恶的男人曾出现在夸耀自己财富的微博上,另几个化妆好看的女孩也在同城美女榜上被刷过鲜花,有几张一晃而过的脸似乎正在被通缉。有些惊叹的舅舅知道自己无人可以诉说这些,他也只好把帽子压低些,自己迎着人群向目的地走。

他要去的地方在老城的弄堂,姥姥曾经住在那里,现在她快死了,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时候她想起了自己住回村里的儿子,她想他,于是妈妈叫我打电话给舅舅,招呼他赶快进城见上姥姥的最后一面。

白天的舅舅会不停地喝酒,所以接到电话后他停顿了一会儿,听到姥姥家地址他才回过神来,平时我没怎么和他多说过话,电话里我听上去也尴尬无比,寒暄两句后我就就顺势找理由按了电话,对面住回村里的舅舅实则沉默了良久,他抽掉许多烟才下定决心买到回来的船票。

此时我已换了工作,安民里和她的失踪终于被我彻底抛去九霄云外,那之后赵宇关了自己的保龄球馆,有人反复提醒我那个将要和我结婚的她事实上已经跟赵宇远走高飞。

“个人自由啦,谁离开谁还活不下去似的。”我说。

情绪上非具体的东西毕竟虚无缥缈,人往前走,一个个具体的事件在串起我们无法逃避的行动,一如此时舅舅循着导航艰难地找到姥姥的住所,他的手里拎着满满的鸡蛋,恰到好处的重量压着他于看见躺在床上的姥姥后有那么几秒钟叫不出妈。

于是葬礼在下午开始了,姥姥在看见儿子与老家的鸡蛋后淡然逝去,周遭没人抱怨也没太多伤心。城里的节日在继续着,多年未见母亲的舅舅在葬礼的白布间嚎啕大哭,城里乐于看我家笑话的亲戚被舅舅即兴情绪的爆发折腾的心服口服,一些场面话连着红包一起被放在了花圈旁,许多停在弄堂口的车辆在葬礼后便去到乡下踏青,舅舅放下鸡蛋,抹干眼泪,挑了一个好说话的熟人,跟着车回去村里钓鱼

Tags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